<acronym id="seqey"><small id="seqey"></small></acronym>
<code id="seqey"><tt id="seqey"></tt></code>
<rt id="seqey"><optgroup id="seqey"></optgroup></rt>
<rt id="seqey"><center id="seqey"></center></rt>
?首頁?
? >? 資訊中心? >? 重點報道
“鐵疙瘩”的“專職醫生”
記水電八局盾構維修保養專家何兵
來源:水電八局 作者:易溢 時間:2019-06-17 字體:[ ]

這個鐵疙瘩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何兵第一次走進地下30米的隧道,第一次感受到沒有太陽卻比被太陽直射更熾熱的溫度,第一次看到幾百噸的盾構機時,發出了這樣的感慨。

地下30出真本事

2007年,何兵在武漢長江隧道接觸到盾構機,那是一臺需要20余人合力才能抱住的大型泥水盾構機。

面對這樣大的鐵疙瘩,何兵展現出了極大的興趣。個子不大的他,只是模模糊糊地知道這個鐵疙瘩是用來鉆洞的,便一股腦兒的將精力投入了進來,一天到晚拎著個工具包跟在老師傅的屁股后面。老師傅走在前面,他跟在后面。老師傅擦擦儀表上的灰塵,半瞇著眼看表盤上的數據,他也有模有樣地學著看儀表。老師傅拿著扳手擰了擰機車上的某個部件,他也假裝手里面有扳手一樣,使出全身力氣擰了擰。

老師傅許是感受到了何兵那股子傻勁兒,不管多熱多累,都愿意跟著自己鉆進盾構隧道里。于是,開始慢慢向何兵傳授一些理論知識。然而,這對于完全沒有任何機械方面理論功底的何兵來說,也非一件易事。

那段時間,我破天荒的第一次去買書?!稒C電設備診斷與維修技能》《電氣設備故障檢測與維護》等等,一買就是近十本,每天都看,還有幾本十多厘米厚的零部件圖紙,吃飯、睡覺、上洗手間時,腦海里、嘴邊都是這些詞,感覺自己像走火入魔了,只希望快點學到本領。對于那段鉆進書本里的生活,何兵歷歷在目。

但要真正當好一名醫生,紙上談兵是絕對不行的。何兵也是深知這一點,除去書海,他便全身心的鉆進盾構機里。邊看圖紙邊去摸摸看看每個零部件,邊操作機器邊熟悉盾構機構造及工作原理,邊討教邊記錄每一個維修保養要點。狹小的空間里總是能夠看到一個不怎么靈活卻無處不在的身影,鉆來爬去,一身的塵土和油漬,黑漆漆的。

日積月累,何兵終于吃透了這些圖紙,熟悉了每一道工序,掌握了盾構機維修保養過程的一般操作技能。這個鐵疙瘩雖然大,但也像人一樣,管線是它的血管,電機是它的心臟,刀盤是它的牙齒,而我要做的便是照顧好這個大娃娃。就這樣,何兵在地下30米的隧道里,出了一身本領。

黑暗中的及時雨

2013年,帶著一技之長的何兵來到了深圳地鐵7號線,加入了當時中國水電八局承建的上沙站至車公廟站區間盾構班組。從此,他和水電八局結下了一段不解之緣。

深圳地鐵7號線車上區間因遭遇大型孤石,盾構機停機一個多月的時間內,何兵每天的巡視檢查不少于兩次,大大小小每一個角落都不放過,只為確保盾構機重新啟動時能順利掘進。

武漢地鐵8號線因盾構井長度有限,盾構始發采取了分體始發技術,前期盾構機一部分位于井下,一部分位于地面,何兵帶領維修班組改裝內部機械,調試過程中地上地下來回跑。一天下來,上下上下得有個十來趟,每天腿都是酸麻的,這滋味,誰體會誰知道。當盾構機掘進到一定距離,完成盾尾下井實現二次始發時,何兵自嘲道。

長沙地鐵4號線阜埠河站至碧沙湖站區間盾構橫穿湘江,并需穿越湘江探孔密集區、溶洞區等復雜地質,是整條地鐵線高風險點之一,這也是維保最為艱難的路段之一。維修盾構機不是一錘子買賣,故障的位置和造成故障的原因都是多種多樣的。在這期間,何兵帶領維保人員加班加點,盾構每掘進一環會稍作停頓,給管片拼裝留下接近半小時的時間,而他們便是利用這一個又一個短短的半小時,解決各色各樣的問題,排查一項項故障隱患,最終實現盾構機零故障穿越湘江。

有人說,對于機電維修工人來說,難的并不是解決問題,而是解決問題的過程。對于這一業界真理,何兵也是深有感悟。一天夜晚,何兵才從隧道現場回來沖完澡,還未來得及撥通家里的電話時,自己的手機倒是先響了起來。兵哥,拼裝機好像出了問題,管片沒法拼了。電話那頭傳來施工員小王急促的聲音。聽到現場有問題,何兵一腳踩進那雙還冒著熱氣的勞保鞋,邊走邊穿就跑去現場了。

到現場后,何兵先查看了故障情況,發現管片拼裝機在裝載著管片向上旋轉進行安裝時,沒有足夠的動力旋轉到上方,管片無法拼裝,盾構機也就只能停下來了。發現問題后,何兵有條不紊地指揮放下管片,讓拼裝機進行空轉,發現在抓取頭不承重的情況下可以正常旋轉。他當下便判斷是動力系統的問題,于是開始嘗試調整油壓,排查電機、變壓器等。然而,意外的是,這些地方均未發現問題。已經是深夜兩點了,眼看著大家在氣溫高達五十度的隧道中焦急等待的眼神,何兵額頭上那一顆顆豆大的汗水止不住地往下滴。實在沒辦法,何兵只能帶上另一個維保人員,從機車的每一個系統開始進行檢測。就算耗費大量時間、精力開展了細致檢查,他們仍未找到故障原因??戳丝词直?,指針快指向6了,何兵摸摸了額上的冷汗,咬了咬牙說:拆機吧。一名專業的維修人員在沒找到故障原因的情況下絕對不會盲目拆開機器設備的,何況是素有工程機械之王的盾構機。

何兵說完后,隧道內陷入了沉默,開干吧,盾構主司機一句簡短的認同,讓何兵打著鼓地心慢慢平靜了下來。拿上工具包,回到了故障根源地,不同尺寸的扳手一字排開,一個螺栓一個螺栓拆下來,盡管拿著工具的手還是忍不住抖動,但在機器內部暴露在眼前之時,何兵松了一大口氣。原本管片拼裝機在拼裝過程中,抓取頭是由內部三個齒輪提供受力點,支撐管片的固定和旋轉,但現在中間這個齒輪受到磨損,咬合不緊,無法受力,導致抓取頭在承重時難以發力。終于,在更換齒輪后,拼裝機正常工作,盾構機也恢復了正常掘進,近20個小時的維修過程也終于告一段落了。

盾構機一旦開始掘進,最好的狀態就是勇往直前,所以我們維修保養就要保證這個鐵疙瘩身體健康,否則耽誤的不是一個人、一個部門的工作,而是影響整個項目,甚至是整條地鐵線的施工進度。所以,無論什么時間,無論什么天氣,對講機或是電話那頭的一句話,何兵總能化身隧道中疾馳的風景,就像黑暗里的及時雨。

平凡人的小驕傲

白天不懂夜的黑用來形容盾構施工人員的日常是最合適不過的,清晨起床便下井,太陽快要落下了才回到地面上。上晚班的同事們洗把臉趕著落日的余暉和同伴交接了工作,又開始他新的一天。

我學歷不高,不像那些科班畢業生,沒什么基礎,能干盾構維保,對我來說很幸運了。我們80后眼里,有一技之長是很值得驕傲的一件事。在被問及工作是否辛苦時,何兵是這樣回答的。

2017年中國水電八局鐵路公司舉辦的第一屆爭先杯盾構技能大賽上,何兵榮獲盾構維修保養專項第一名,并獲頒湖南省五一勞動獎章。從領導鼓勵他去參加比賽,到決定嘗試一下,再到最后獲得第一的好成績,何兵坦承道:在臺上領獎時,聽到臺下同事們的祝賀,看到他們投來羨慕的眼神,感覺自己這么多年的努力沒有白費,我很驕傲自己當初沒被這個鐵疙瘩嚇跑。

但何兵的小驕傲也通常是在那么一瞬間,面對零部件數量以萬為單位的大型機械,問題永遠都是源源不斷、層出不窮,昨天碰到螺旋機卡了,今天發現電位計輸出信號異常,還不知道明天又會發現什么問題。很多問題都是新問題,在每一個新問題面前,我也是個初學者。只不過,我經歷得比較多。何兵始終對自己、也對他的徒弟們這么強調道。

去年中旬,何兵臨危受命來到了武漢地鐵8號線二期五標洪山區政府站至文昌路站盾構施工區間。盾構前期工作在普通的維保工人看來,可能是個比較輕松的活兒,每天給齒輪、螺栓等部件打打黃油,潤滑一下就基本完工了。但何兵似乎就沒過得那么舒坦,每天的日常巡查和設備保養之余,他還跟著進行設備安裝和調試的人一起學習。

一天,在盾構機整體調試過程中,他突然發現承裝黑油脂的油桶內油泵一分鐘泵的次數略高于往常,通過粗略的計算,這樣下來黑油脂的損耗太大了。于是,何兵開始自己琢磨如何減少各管路的黑油脂注入量,更換黑油脂分配法。經過何兵這樣一番改進優化,黑油脂損耗量比初始調試階段降低了將近30%,相當于每桶黑油脂節省了近萬元。從那以后,大家對于何兵的認識又多了一份敬佩。

前不久,某單位盾構施工隊伍想要挖角何兵,擔任其維修班組的組長,何兵果斷地拒絕了。幾位老友還替他可惜,問及為何不走時,何兵總是沉默不語,只是呆呆地看著身邊這些不曾離開的身影,是上級,是同事,更是兄弟;是幸運,是感恩,更是驕傲。

鐵疙瘩很大,它的脾氣也不小,但專職醫生的稱號也并非浪得虛名。

 


【打印】【關閉】

瀏覽次數:

RB88-RB88-开户专线